逆袭的夏亚

摄影精选:

耗资·LoFoTo:

缅甸风情

去年的片子了,基本上在LOFTER都单独发过。这次以组图形式重发一次,目的为支持小伙伴搞的“人在他方旅行摄影大赛”,并不是参赛。希望大家能踊跃参赛,奖品还是不错的哦!投稿加上#人在他方旅行摄影大赛 的标签即可参赛。活动推文LOFTER官方稍后推出。

旅行精选:

如是我闻@Da-image:

【如是我闻】非洲与百年一遇

距离非洲上空发生的百年一遇的红色日环食已经过去一周的时间了,我的片子才姗姗来迟,当时和身边小伙伴临时拼合的焦段完成了本次记录。虽然不是天文级的视野吧,但太阳黑子和月表轮廓还是依稀可见的。

旅行精选:

M:

【喀什噶尔】(没好好拍,图片就大致看看吧)

暴乱刚过,便飞往喀什噶尔。

一个人背包总让人不理解和担心,但仍阻止不了前行。机场去往老城的大巴上望着窗外,梦中的沧桑老城却成了一栋栋方正的楼房。不再是虔诚信徒向往之城,不再是手持旄节使臣出使之城,不再是契丹商队锦缎铺陈之城,没有一点历史的痕迹,这不过是又一座复刻之城。

车子在雨中驶入中心,远远的,错落有致连绵土坯房映入眼帘。大雨过后的彩虹在新旧之城建立了连接。(其实暴乱一直都在发生,所以很多)

清晨,在清真寺矮矮的召唤楼,老人用他已被奉为传奇的声音唤醒整座城,唤醒了我。

     

啊,安拉!宽怒我们这些人:活着的和死了的,出席的和缺席的,少年和成人,男人和女人。

啊,安拉!在我们当中,你让谁生存,就让他活在伊斯兰之中;你让谁死去,就让他死于信仰之中。

啊,安拉!不要为着他的报偿而剥夺我们,并且不要在他之后,把我们来作试验!

——穆斯林葬礼


懒懒的伸个懒腰,从床上慢慢爬起。走出旅舍的门便是熙攘的街市。伴随着叮叮当当的铸造声和小贩的叫卖声,一口烤包子,一碗茶,美好的早晨。穿梭在老街,那简陋的土坯房,配上扇扇厚重古朴的木雕大门。推门而入,却又是另一幅多姿多彩的光景,谱写着他们的信仰和艺术。在拐角处孩子们的嬉笑纯真的脸庞和擦肩而过美丽的姑娘。这是一座别样的城。走在千年的高台民居古老静谧的小巷中,为数间营业的小店,土陶作坊和出售艾德莱丝绸和朵帕的小店,是民居仅有的生气。十分中意5块钱一个的土陶碗,却因有之后的行程不得不放弃。

午后太阳高挂,骑车进行了一场寻宝之路。寻那地图上的奇特瀑布,寻那五彩的玛瑙。路痴终究寻来了村中的祥和家园和隔天的红鼻子及退掉的那层皮。骑行在林荫泥石路,听着水中孩子们嬉戏声。回程路上,收割完的人们,赶着马车,开着拖拉机回家。路边的人们为我画的地图,为我倒的那杯冰水,那五彩的玛瑙有何重要。

由于暴乱,不敢前去的莎车县,疏勒县……,找了当地人在关卡接我们,守卫仍不让通行的皮勒村。错过了,错过了在终年积雪的高山下,在河水蜿蜒之边,听一曲鹰笛演奏的歌,观那一只梦想之舞——鹰舞,赏一段十二木卡姆,一睹2200年历史曾伽蓝数百所的唐王城。虽有遗憾,但在喀什老城半个月的异域闲游仍让我欢喜。可何时我才能再次踏上这片土地,让我如雄鹰般的掠过,听人们诉说那一段段的故事。为此我取名为喀什噶尔,而非喀什古城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74.鸪鸪什,大雁在碧空里长鸣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好似驼队,晃晃悠悠地行进。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75.雪鸡声声呜叫,在呼唤伴侣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好似娴静的少女在召唤情人.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76.锦鸡飞来了,发出略咯的笑声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瞧它的眉毛漆黑,喙如血红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77.黑色椋鸟启动长长的嘴巴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叫声好比妙龄少女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《福乐智慧》


喀什是《追风筝的人》的取景地,但我并不希望喀什成为让人逃离之城。电影我并未看过,但是书中有这样一段话描述:

他的双手绑在身后,粗粗的绳索勒进他的手腕,黑布蒙住他的眼睛。他跪在街头,跪在一沟死水边上,他的头耷拉在两肩之间。他跪在坚硬的地面上,他祷告,身子摇晃,鲜血浸透了裤子。天色已近黄昏,他长长的身影在砂砾上来回晃动。他低声说着什么。我踏上前。千千万万遍,他低声说,为你,千千万万遍。他来回摇晃。他扬起,我看到上唇有道细微的疤痕。

并非只有有我们两个。 

我先是看到枪管,接着看到了站在他身后的那个人。他很高,穿着人字型背心和黑色长袍。他低头看着身前这个被蒙住眼睛的男人,眼中只有无尽的空虚。他退后一步,举起枪管,放在那个跪着的男人脑后。那时,黯淡的阳光照在那金属上,闪耀着。

来复枪发出震耳欲聋的响声。


仍在发生的暴乱,不时听那里的朋友提起。每一个和平背后,却是一场场的战争。利益冲突存在战争就不会消失。废墟中建起华丽的空城,唯有一声叹息。






旅行精选:

唐纳旅行:

#生死两茫茫# k2徒步的第五天,行走在无穷无尽的巴尔托洛冰川上,冰岩混合的线路走起来要格外的小心。远房的雪山被阴云笼罩,不知道何时才能露出它的真面目。顶着头痛,吹着寒风,心里有些不安,心想如果到了地方还是这鬼天气,那就惨了...然而两天后,让k2,broad peak等众多雪山在云雾背后露真容的时刻,才觉得之前付出的辛苦,都是值得的

旅行精选:

万物静默如初:

当休.格兰特逐渐老去,依旧能依稀记得《诺丁山》里他俊朗腼腆的样子。

我在诺丁山逛集市,但是跟查令十字街84号一样,已经再也找不到那家旅游书店了。

这里有很多很多的小蓝门,原来那一扇早就变成了逝去的时光。

拍摄于英国诺丁山